您現在的位置:2018年開獎記錄完整版 > 德育之窗 > 法制教育 > 正文內容

青少年沉迷網絡犯罪案例

作者:初中部 來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2-03-20 瀏覽次數:
 案例一

 采取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安徽省廬江縣。 2005年11月14日,年僅16歲的少年胡彬在服用了農藥之后,被緊急送往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行搶救,到達醫院時,胡彬已經生命垂危,兩天后,胡彬離開了這個世界。



對于胡彬采取這種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胡彬的家人、老師和同學之所以一致認為網絡游戲是胡彬自殺的罪魁禍首,是因為在胡彬自殺前,曾經在當地一家名叫飛宇的網吧里瘋狂地玩了11天的網絡游戲,隨后就發生了自殺的悲劇。然而,對于他們的這種說法,有一個人提出了強烈的反對,那就是飛宇網吧的老板。這位網吧老板聲稱,他承認胡彬在自殺的前幾天的確是在他的網吧里度過的, 但是時間不是11天,而是4天,而且胡彬在到他的網吧的時候,就已經有些異常。網吧老板還指出,胡彬不是第一個到他網吧玩網絡游戲的孩子,其他孩子都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由此說明胡彬的自殺與玩網絡游戲沒有直接的關系。而且,對于一個16歲的初三學生來說,學習壓力過大,缺少家庭關愛以及違法犯罪之后的畏懼心理,等等,都有可能成為他走上絕路的動因。



應該說這位網吧老板的說法不無道理,那么胡彬之死是否真的如這位網吧老板所說另有原因呢?事實是,在老師、同學和鄰居們的眼里,胡彬生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之中,經濟狀況較好,擁有父母的關愛,而且還沒有升學的壓力,由此可以判斷胡彬根本不可能由于學習和家庭的原因而走上絕路。既然如此,那么胡彬自身的品行又如何呢?是否存在一些違法犯罪的現象呢?記者通過走訪當地的公安部門,了解到胡彬沒有任何劣跡。通過深入調查胡彬的方方面面,記者發現,除了網絡游戲,還真找不到能夠解釋胡彬自殺的其他理由。



在搶救的過程中,胡彬向父母講述了自己11天的出走經歷。原來,為了好好打網絡游戲而不被父母找到,胡彬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前往縣城里的網吧,而是去了一個鄉鎮里的網吧。開始他一天吃一袋方便面,后來,三天才吃一袋方便面,晚上,三個椅子拼起來往上一躺就睡了。這期間沒有人過問這個少年的冷暖饑飽。



對于胡彬喝農藥的原因,胡彬的父親說:“胡彬在醫院講,爸爸我喝的這農藥有劇毒。我問他,有毒你為什么還喝?他說,我喝就是想讓你們救不活我。他說我已經玩夠了。”胡彬的母親說:“兒子老對我說,媽,我管不住自己,我就是想玩,他說管不住自己的腿,他說也不想氣媽媽,不想對不起媽媽,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要玩。他說,夜里心里老是想著游戲,老是睡不著,就是想玩。”



2005年11月16日,胡彬在死前說的最后幾句話是:“有妖怪過來了。殺光!殺光!”在病床上,孩子的手還在動,似乎還在打著游戲。


 
案例二

PK少年:殺人只是游戲



PK少年唐亮自認為是網絡游戲高手,但是自從在虛擬世界中遭遇另外一位游戲玩家,唐亮被對方殺死23次以后,分不清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他,決定采取一種特殊的報復方式,一起悲慘的網絡血案由此發生。



一個人能否在被多次殺死后還能再次復仇呢?毫無疑問,在現實生活當中,這是根本不可能的,然而,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里,這卻是完全可能發生的。由此可以看出,現實與虛擬是涇渭分明的,話雖如此,但是在網絡游戲中殺紅了眼的玩家卻往往對二者混淆不清,而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又將會出現什么樣的后果呢?前不久,四川省什坊市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因網絡游戲而引發的血案,也許會為你提供一定的答案。



作為一起血案的見證人,劉洵至今也無法忘記那個可怕的深夜,正在他宿舍里休息的好友古世龍被四名少年用刀殺死了。通過現場勘察和對目擊者劉洵進行詢問,警方初步認定,犯罪嫌疑人是四個年輕人,并且其中有人與死者古世龍相識,犯罪動機很可能是報復殺人。那么古世龍與這四個年輕人到底有什么過節兒呢?據古世龍的同事和親人介紹,古世龍平常除了上班以外就是玩網絡游戲,基本上沒有什么交際活動,與別人發生沖突的可能性很小。


就在辦案人員對古世龍的遇害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時,一個重要的信息顯示,案發當晚,一個名叫唐亮的年輕人曾經在網上揚言要教訓古世龍。辦案人員迅速將調查的重點集中到唐亮的身上。通過調查,辦案人員得知,唐亮在當地是有名的網絡游戲高手,平時總是呆在網吧忙于廝殺,案發前與古世龍有過網上交手的經歷,案發后,突然失去蹤跡。根據這些信息,辦案人員認為唐亮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盡管不相信唐亮會因為網絡游戲而殺人,但是唐亮的突然離家出走還是引起了父母的懷疑,因為唐亮平時沉迷于網絡游戲,基本上每天都呆在附近的網吧里。只要一天不打電子游戲就心里不安逸,整天都是這個樣子。兒子放棄網絡游戲而突然離家出走,真的是因為殺了人嗎?為了早日弄清真相,唐亮的父母答應,配合辦案人員,想辦法與兒子取得聯系。



案發第四天,唐亮和其他三名涉嫌殺害古世龍的犯罪嫌疑人被抓獲歸案。在辦案人員對這四個人的訊問中,四個人雖然都承認古世龍之死是他們持刀行兇的結果,但是卻異口同聲地表示,他們原本只是想教訓一下古世龍,并沒有真正想殺死他,現在的結果,完全是一個意外。談到自己想教訓古世龍的動機,四個人的說法令辦案人員深感意外。



唐亮是當地一所中學的學生,自從迷上網絡游戲以后,他就想盡辦法逃學,后來干脆退學不念了,全天候地呆在網吧里,一門心思地玩游戲。由于日復一日在網吧里拼命地玩游戲,唐亮最終成為了當地一名網絡游戲高手。



除了唐亮之外,在當地還有一位網絡游戲高手,這個人就是本案中的死者古世龍。古世龍之所以成為網絡游戲高手,同樣也是長期在網上廝殺的結果。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唐亮和古世龍是很好的朋友,唐亮最初開始玩網絡游戲,還是跟著古世龍一起學的,應該說在網絡游戲方面,古世龍還是唐亮的啟蒙老師。現實生活當中雖然如此,但是在網絡游戲的世界里,二人卻是誰也不服誰,相互隨時等待著一場殊死較量的到來。終于,在一次不期而遇的廝殺中,兩個人在網絡游戲當中的戰爭開始了。

唐亮的朋友田里說:“因為唐亮在網中殺了古世龍的朋友,古世龍就幫他的朋友在網中把唐亮給殺了,唐亮就開始罵古世龍說我們是朋友你為什么要殺我,古世龍就說他還是我的朋友呢,如果你再殺他我們朋友也沒得做,然后唐亮說不做就不做,就開始在網中殺古世龍的朋友,古世龍就開始在網中殺唐亮。網絡游戲中兩人的戰爭之所以能夠爆發,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網絡游戲中唐亮娶了一個虛擬的老婆,然而這樣的好事卻遭到了古世龍的干涉。在網中唐亮的‘老婆’被古世龍罵走了。”



網絡中的新仇舊恨終于在戰爭中爆發,然而第一次較量唐亮就輸給了古世龍,第二次較量依然是唐亮告敗,第三次唐亮還是沒有贏。在網絡游戲中,唐亮被古世龍殺死過20多次。屢戰屢敗之后,有些氣餒的唐亮原本打算暫時退卻,等以后有機會再卷土重來,然而古世龍在網上警告他,讓他退出游戲世界,這讓唐亮改變了自己的決定。



終于,在被古世龍在網絡游戲中殺死23次之后,唐亮決定叫上幾個平時一起玩網絡游戲的兄弟,去找到現實當中的古世龍,好好教訓他一頓。一場虛擬世界里的廝殺終于演變成了一場現實當中的廝殺,二者最大的區別就是,在真實的世界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案例三
  網癮少年錘殺奶奶犯下忤逆血案



一名19歲的少年為了要錢上網,不惜用鐵錘砸死把他一手撫養成人的奶奶,并在奶奶沒有了呼吸之后若無其事拿著錢去上網。12月19日,如東縣人民檢察院依法批準逮捕涉嫌故意殺人罪的犯罪嫌疑人王金,這起因沉迷網絡引發的忤逆慘案令世人震驚,敲響了農村青少年犯罪的警鐘。


孫子殺害奶奶,小鎮發生人倫慘案


12月9日下午7時許,如東警方接到報警,73歲的老婆婆徐某在家中三樓被人殺害。警方現場勘查后發現,受害人徐某身上的錢包被人放在三樓西房間的木箱子上,里面的錢全部不見了。 經法醫鑒定,受害人系被他人用鈍器打擊頭部致嚴重顱腦損傷死亡。由于現場門、窗均完好無損,家中其他地方并未有翻動的痕跡,警方初步排除了外人謀財害命的可能,遂將目光鎖定在受害人抱養的孫子身上,王金平時不務正業,經常上網,都是深更半夜回家,用起錢來也比較厲害。


為此,公安機關派人到王金經常出現的網吧蹲點守候,當晚10時許,王金在一網吧上網時被抓獲歸案,當時王金還穿著沾染著奶奶血跡的鞋子。


話不投機錘殺奶奶,作案手段駭人聽聞


犯罪嫌疑人王金歸案后交待了自己殺人的起因及過程。由于沉溺于網絡,王金經常受到奶奶的教育,奶奶是個啞巴,王金每次覺得很不耐煩。案發當天吃過午飯后,奶奶又因為孫子前天晚上上網晚歸,而且弄壞窗戶進屋的事情打啞語手勢責怪他。王金當時便和奶奶頂撞起來,氣急之下奶奶拿起鋤頭打了孫子一下,王金便拿起一把鐵錘擊打奶奶的頭部,奶奶當即癱倒在地,王金又接著用鐵錘連擊奶奶頭部數下,直到奶奶嘴、鼻、耳等多處流血了才扔下鐵錘。下樓后不久,身無分文的王金又回到三樓,從已經停止了呼吸的奶奶身上拿走了錢包,里面共有140多元錢。緊接著,王金把鐵錘裝進放在西房門口紙箱里的書包內,連衣服鞋子都沒顧得上換,就出門去了網吧。


農村青少年犯罪令人憂


殺害奶奶后不想到逃竄,卻仍然若無其事繼續流連網吧,王金對網絡游戲的沉迷讓人匪夷所思。


記者了解到,農村地區的青少年犯罪不少都是20歲不到的無業青年,尤其以侵財型、暴力型犯罪突出,犯罪組織形式具有團伙性。為了上網或者到娛樂場所瀟灑走一回,結伙搶劫、敲詐勒索,甚至達到喪心病狂的程度。


辦案檢察官向記者痛心地介紹說,和城市孩子不同,農村孩子大多是留守兒童,和沒有文化、年紀較大的爺爺奶奶在一起生活,長期得不到正確的引導和約束,肆無忌憚、心態扭曲。


在農村,像王金這樣輟學在家的無業青少年為數不少,長大后沒有一技之長,找不到工作,也不愿意學習,網吧成了他們空虛生活的主要寄托,不是成天玩游戲,就是聊天,一天吃喝拉撒都泡在網吧里,沒有錢了就靠偷搶,甚至拉幫結派,成立小團體。大量的案例證明,瘋狂上網已經導致青少年親情淡漠,他們往往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事物,從而形成暴力、乖戾的人格以致釀成悲劇。



 
 
案例四
網癮學子誤前程


9月2日下午,普陀電信局發現該區勾山街道舟漁223號樓1單元、156號樓3單元及218號樓2單元的電話線被剪斷,造成20多戶居民通訊中斷,并發現被盜電話費7000余元。接報后,普陀警方通過初步偵查,認定這是一起有預謀的盜打電話案件,遂組織精干警力開展深入偵查。


經過大量細致的偵查工作,發現住普陀區舟漁一住宅樓的傅某有重大作案嫌疑。9月9日晚,警方在傅某家中將其抓獲。經審訊,傅某對剪電話線并盜打電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經查,傅某今年剛考上杭城某高校,因玩傳奇網絡游戲上癮后,利用互聯網上某論壇里介紹的辦法,于2005年9月2日凌晨將舟漁住宅樓其他住戶的電話線剪斷后,接上自己的電話機撥打聲訊電話,盜得賬號和密碼,然后用盜得賬號和密碼進行游戲賬號充值,共利用盜得的賬號充值7000余元。


傅某曾在2002年因盜竊被公安機關處理,且目前還處在緩刑期。這次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案例五
離家出走的中學生張世杰


-這位老人是藁城常安鎮里莊村人。讓她痛不欲生的原因是,她今年剛剛15歲的小孫子張世杰,已經有40多天不知去向了。


對此,張世杰的母親說:“10月10號我接到學校的電話,說孩子昨晚沒在學校,上午兩節課沒有上,找不著了……。”


張世杰的家人告訴記者,經過一個多月的了解,他們得知,造成孩子從學校出走的罪魁禍首是一款網絡游戲。




從同學們那里,記者得知,張世杰原來的學習成績在班里是中上游。然而,今年暑假開始,他突然迷戀上了網絡游戲——夢幻西游。張世杰同學告訴我們說:“平時周六周日他沒事就去玩,還玩過兩個通宵呢。”


由于沉迷于網絡游戲無法自拔,張世杰的學習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最近的一次考試,因為考的很差,老師讓他通知家長來學校。


張世杰的母親告訴我們說:“他因為考的不好,可能怕我們知道,就走了……。”


張世杰從學校出走后,家人找遍了附近幾個縣和石家莊市的各個網吧。然而,至今依然下落不明。現在,陪伴家人的,只有這張小小的照片。


張世杰的父母:“現在家里跟天塌了似的,他媽媽都快成了精神病了,孩子,你快回來吧…………。”


 
 
案例六
福建五少年殺死同學勒索20萬 警方繳獲軍用手槍

2002年10月9日,福建省福清市警方破獲一起在校中學生殺害在校生案,抓獲陳某等五名犯罪嫌疑人,繳獲作案工具兩輪摩托車1部、六四式軍用手槍子彈3發等物品。

7日下午2時30分許,福清市警方接到受害者家屬報案:當日下午2時23分,他家突然接到歹徒打來電話稱:“陳某(男,13歲,某中學初一學生)被其綁架要求家屬準備20萬元人民幣贖金,并稱不準報案,否則后果自負。”
接到報警后,福清市公安局馬上組織警力開展偵破工作。根據現場調查,走訪群眾,獲悉受害者陳某于2002年9月29日晚9時許,從福清市新厝鎮某中學晚自習回家途中失蹤。其家屬經過幾天幾夜尋找未果,直至10月7日下午突然接到綁匪勒索電話。

警方在大量調查取證的基礎上,獲悉某中學初三年級學生陳某母親與受害者家積怨較深,且陳某近期表現十分反常,有重大作案嫌疑,同時查明陳某近期來經常與同學郭某、黃某等人在一起打電腦、玩游戲,行動詭秘。10月8日下午警方決定對陳某等5位涉嫌人員采取收捕審查。

經審查:犯罪嫌疑人陳某(男,1987年12月出生,某中學初三學生),郭某(男,1987年5月出生,系陳某的同班同學),黃某(男,1988年1月出生,系陳某的同班同學),李某(男,1987年6月出生,系某中學初三學生),楊某(男,1988年2月出生,系某中學初三學生)供認,他們因長期在一起玩電子游戲機而結為朋友,因陳某母親與受害者陳某母親有積怨經常吵架陳某懷恨在心,伺機報復,于是犯罪嫌疑人陳某便召集郭某、黃某、楊某進行密謀尋求報復。

9月29日晚9時許,陳某、郭某、黃某三人在受害者回家的途中等候,將受害者陳某毆打殺害后,用兩輪摩托車將其尸體載到某水庫,用石頭繩子捆綁投入水庫,然后潛回家中,并于10月7日通過李某打勒索電話到受害者家中索要20萬元人民幣。
 
 
案例七
浙江校園暴力升級:學生組團買槍對抗黑社會

2003年4月25日,永嘉黃田某中學學生柳某因與同校的黃某有矛盾,便叫來徐某等將對方毆打了一頓。柳也因受到學校的嚴厲批評處理。第二天晚上,當徐某等四人再次來到柳某的寢室里時,被聞訊趕到的值班教師發現,之后徐某等被帶到黃田派出所。調查中,這伙人供出了一個驚人的事實:他們中間曾相互間傳送著一支槍!全體參戰干警為此大惑不解,一伙初中人何來槍支呢?他們決心將此案查個水落石出。

原來,就讀該縣某中學的徐某、厲某等人在校期間經常與當地社會上青少年組成的“十八黨”團伙發生沖突。為能何他們對抗,徐某等也組建了一個名為“十三鷹”的學生團伙。去年下半年,柳某想買支槍來去打獵,就通過朋友介紹在其叔叔張某那里,以250元購買了一支單管火藥槍,后一直藏在家中。今年2月份,徐某所在“十三鷹”在與“十八黨”的對抗中敗北,他們覺得如果有一支槍在手便可扭轉敗勢。第二周,徐某等10人便籌資到黃田鎮,以同學關系將柳某的那支槍購買過來,并將槍藏到家中,直到26日被公安機關查獲。
案情至此已初步明了,警方便立即成立專案組,連夜出戰,于 4月26日深夜包圍制槍犯罪嫌疑人張某并將其逮捕歸案。

 
 
 
案例八
犯罪嫌疑人楊某某,男,漢族,17歲,初中文化,江西省人。
犯罪嫌疑人楊某某在湖里后埔某網吧上網,因其盜用他人帳號上網被管理員發現而被趕出網吧,2005年1月4日,犯罪嫌疑人楊某某糾集了兩名身份不明的男青年到該網吧為其被趕出的網吧的事出氣,到網吧后該三人將網吧管理員李某打成輕傷,將另一管理員黃某的手劃傷,公安機關接到報案后抓獲犯罪嫌疑人楊某某,檢察機關經審查以尋釁滋事罪對犯罪嫌疑人楊某某批準逮捕。
 
 
案例九
兒子上網成癮 父親懇請市民支招
 “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但我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只得求助市民幫我想想辦法。”兒子上網成僻不能自拔,父親力勸,卻引來父子反目。4天前,兒子離家出走以示“抗議”,父親曾發誓要斷絕父子關系。然而,“一股狠心一股痛心”。昨天下午,俞先生走進了本報“煒平民情工作室”,希望市民能幫他把兒子從網上拉出來。
遺憾
“其實,我兒子既聰明又帥氣十足,讀書時,是學校里有名的帥哥。”說此話時,俞先生透著濃濃的父愛。
俞先生家住定海城區,自己是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員,妻子一直在外地就業。兒子俞波(化名)自小有“書性”,14歲那年上初中,起先學習成績還名列班級前茅。可是,有一次,與一老師發生爭執,結果在全校大會上被點名批評。自尊心特強的俞波經不住打擊,輟學回家。
不久,父母把俞波送進了外地一所文武學校,學習武術。然而,這所學校伙食不盡如人意,學習科目又特辛苦。俞波吃不起這份苦,上完一個學期后,再度輟學。
出于望子成龍之心,2002年春節過后,父母又把已離開學校兩年的俞波送進了本地的一所職業學校。在隨后的一年半時間里,俞波常常瞞著父母逃學,接觸網吧。2003年夏天,因成績不合格,俞波沒能拿到畢業證書,就走上了社會。那一年他19歲。
“論孩子的天資,他應該能夠上完大學。”對于俞波學業落到如此境地,俞先生感到十分遺憾。
懊悔
“都是溺愛惹的禍。”整個談話過程,俞先生自始至終在責備自己。
俞波結束學業后,成了網吧里的常客。起先,俞先生并不在意,認為孩子上網玩玩沒啥不好,“只要兒子不在外惹禍,就是上上大吉。”于是,每每兒子要錢上網吧,他總是照給不誤。
10元、20元、50元、100元、500元……隨著要錢的數量增加,兒子離家的時間也在增加,有時甚至半個月泡在網吧的包廂不回家,還學會了抽煙。俞先生感覺到事情不妙,開始勸兒子不要上網。可是,此時的俞波早已被電腦“俘虜”,只要聽到父親一聲勸,就頭一扭離家走人。
這時,俞先生本應該千方百計幫兒子“戒網癮”,結果他卻走了一步“臭棋”:為求得兒子不再離開家里,今年年初,他特意買回了一臺電腦,專門騰出一間房間,在家里給俞波建了一個考究的“網吧”:屋內準備了茶水和香煙。俞波確實是很少離開家里了,但他卻是一頭扎在了網里。玩的內容只有一個:“傳奇”游戲。
半年多來,俞波白天呼呼大睡,晚上整夜上網。性格也逐漸變得古怪,冷不防向家人發一通大火。有時,俞先生勸上幾句,結果總會招來一番“拍桌打凳”。4天前,俞先生實在看不下去,又勸了幾句,竟被俞波罵得“狗血噴頭”。
“小洞不補,大洞吃苦。”俞先生追悔莫及。
求助
為把兒子從網上拉出來,俞先生替兒子四處找工作。可是,幾次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工作,兒子卻始終不領情。他還特意讓孩子學會開車,并托人安排到某單位當司機,然而,俞波沒有上過一天的班。
“我現在是黔驢技窮了。”對于俞波的“變味”,俞先生顯得很無奈。然而,言語中,他始終抱著一種希望。
“懇求有人幫我出出主意,讓兒子走出歧途。”俞先生昨天反復說著這句話。
 
2005年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網民人數已超過一個億,其中,占比例最大的是14—22歲的青少年,達到35.5%。針對越來越多的青少年沉溺于網絡不能自拔的情況,今年8月23日,新聞出版總署發布了網絡游戲《防沉迷系統開發標準》。10月20日,"盛大"等7家國內網絡游戲廠商的11款熱門游戲率先進行"防沉迷系統"試運行。該系統規定,游戲時間在3小時之內,一切正常;游戲時間在3到5小時,玩家升級速度、經驗值減半;如果超過5個小時,玩家的經驗值和收益將降為0,同時系統還將強制斷線。

  
一位家長說:“我們家長贊同,因為這樣可以控制孩子。孩子只要上網就在電腦前一動不動,防沉迷系統讓家長吃了定心丸,不至于讓孩子沉迷于網絡。”


石家莊文化局網絡監控室主任段靜茹說:“我們對防沉迷系統是歡迎的,對網絡行業的健康發展是有利的。是社會各界的呼聲和要求,對我們的管理壓力也小了……”

家長叫好,管理部門歡迎,然而在防沉迷系統試運行了近一個月之后,記者在省會一些網吧調查時發現,玩游戲的網民并沒有因此而減少。

(責任編輯:admin)
【字體: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