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2018年開獎記錄完整版 > 德育之窗 > 法制教育 > 正文內容

“法制”和“法治”是一回事嗎?

作者:高二信息技術:田文卿 來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3-03-19 瀏覽次數:
 
 
問:在一些媒體上,有時能看到“法制”與“法治”混用的現象。但我卻聽到一種觀點說,“法制”的制,帶有“刀”旁,意味著更加強硬;“法治”的治,帶有“水”旁,更偏向于軟治理。請問,“法治”和“法制”到底有什么聯系和區別?二者是一回事么?——上海江寧路鐘思高
答:從不斷加強“法制”(legal institutions),到在承認法制重要性的前提下重點強調實行“法治” (rule of law),反映了改革開放30年來我國在政治、法律理論和實踐上的重大進步。
實際上,早在春秋時期,就有了“法制”一詞,意思是指設范立制。如今,法制則成為國家法律制度的簡稱。在理論上和實際上,法制是相對于無政府狀態而言的。因此,建立法制就意味著要求結束無政府狀態,從無到有,建立法律制度,形成管理秩序或統治秩序。同理,人們要求完善或加強法制,即要求使法律制度在已有基礎上更加完備,進一步改善和強化管理秩序或統治秩序。
正因為如此,在經歷了法律制度遭受嚴重破壞的10年浩劫之后,建立、完善或加強社會主義法制就成為完全正確、非常及時的政策主張。但是,由于法制僅僅是相對于無政府的極端狀態而言的,因而這個概念在內涵和外延上都不可避免地帶有明顯的歷史局限性。現實中,已存在幾千年的法制,既不排斥掌權者言出法隨、專斷立法、暴虐執法,也不要求醫治一些個人或組織以言代法、以權壓法、以權亂法、權大于法的痼疾。由此,在世紀之交,隨著我國政治和法律生活現代化進程的深入,突破法制局限性的要求越加強烈。“法治”、“實行法治”和“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主張,相繼出現并先后獲得了執政黨權威性文獻和憲法的肯定。
與法制不同,法治雖然也不乏否定無政府狀態的內容,但其本身的產生和發展卻主要和直接地針對人治(rule of man)。法治所針對和反對的,是將自己的意志凌駕于公意或法律之上的享有特權的個別人。在人治主義者看來,君主就是法律;而在法治主義者看來,法律才是“君主”。
當然,法治與法制也有著廣泛的聯系。歷史上,法治以法制的存在為前提和發展基礎。法治最終也要借助法制來體現,因而法制是現代法治和法治國家當然包含的內容。此外,法制和法治都重視法律的作用。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法治與法制又是有著實質性差別的事物,絕不可以不加以區分地亂用。
1.法制是中國古已有之的東西,而法治大致為舶來品。從世界范圍來看,法治的思想淵源中,主要包括否定神性、提倡理性,反對等級特權、提倡普遍人權,反對專制、提倡人民主權和多數人的統治;法治不是簡單建立的法律制度,而是包含著人權、民主和平等價值的法律秩序,在歷史上它是西方民主革命或社會政治改良的結果。
2.法治是一種體現當代世界主流價值的、有著顯著特點的公共秩序。這種秩序中的基本主體被稱為公民,全體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公民有權做法律不禁止的事情,但國家和國家機關的行為必須有法律的授權;只能用制定得良好的、正式公布的法律對社會進行統治;公民享有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對公民的基本權利國家非依法律不能限制;限制公民基本權利的法律必須不違反憲法,違憲的法律無效;對公民憲法權利的限制應該符合比例原則;強調國家權力的合理配置和對權力的有效制約;有一個可以獨立行使審判權的司法體系作為公民權利與自由不受非法侵犯的最后保障,等等。
3.法制只要求有法律制度可供運用,而法治還強調每個公民應親自參與或通過他們選舉的代表有效地參與立法過程。這表明,法治實質上是人民自己統治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的一種形式。在這一點上,法治將自己與傳統上那種由少數人根據自己的利益和意志制定法律,用以統治和壓迫多數人的法律制度從根本上區分了開來。
4.法制可以是人治的附庸或工具,但法治卻與人治根本對立,其基本要求是法律至上。法治要求,一是已經制定的法律成為全社會從農夫到國家最高領導機構和最高領導人都必須一體遵循的行為準則,不能有例外,一切違反法律的行為都必須受到追究;二是在全部社會規范如道德、風俗、政策、黨章、村規民約、紀律、法律中,法律必須成為最高的規范,一切與法律相抵觸的社會規范都不應當發生效力。
正因為法治不同于法制,法治比法制更為體現政治法律文明的高水準,中共十五大報告和1999年3月由全國人大通過的憲法第13條修正案正式確認了法治的價值和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道路。將“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制國家”改為“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一字之改,充分肯定和鞏固了我國法學研究和法制建設的巨大成就,值得每一位公民來認真學習和準確把握。

(責任編輯:admin)
【字體:
中超联赛